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二卷:第三章 东方文化

时间:2018-07-07
「呕……」
  「小弟!」
  「呕……呕……」
  在咳嗽与连串作呕中醒来,我差一点就呛得再昏过去,好在能喷出体外的东西,之前就已经喷得差不多,现在只是不住的乾呕,忍受那种彷彿要把整个胃部翻转过来的难受。
  朦胧中,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,彷彿我正被几个人牢牢地抓住,四肢无法动弹,连些许挣扎都做不到;一只不知是谁的手掌,捂在我口鼻之间,不让我喊出呼救;而眼前彷彿有什么东西,是我不想去看,但又被强逼着去看的东西,脑里乱哄哄的一片,呼吸更是困难,心里好像在疯狂吶喊着些什么,可是我却听不清楚,什么也听不清楚,只有那股像是要捣碎整个身体的呕吐感觉,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理智。
  「呕……呕…………」
  幸好,一只雪白柔皙的手掌,适时地给了我抚慰,不住轻拍我背后,将那剧烈的咳嗽与呕吐给平复,把我的意识给拉回了现实世界,随着眼前景象由模糊变为清晰,我也看清了那个一直守候在我床边的女人。
  「姐……姐姐?你一直守着我?」
  「躺着别动,心灯先生说,你这次的内伤不轻,他虽然用禅定印法帮你调理内息,但还是要好好休养两天才行。」
  月樱用一根丝带把长髮盘繫在头上,挽起衣袖,露出雪白的玉臂,从旁边的脸盆帮我打水洗脸,熟练而俐落的动作,让我感到一股久违的怀念,彷彿回到当年她云英未嫁时,照料染风寒发烧的我,一昼夜守在床边,不眠不休的情景。
  「姐,我口好干……」
  「胸口的感觉好点了吗?如果气息顺了,才可以喝水,这杯茶你慢慢喝,别呛着,我另外帮你熬了汤,一会儿你先喝着,再躺下多睡一天,养养精神。」
  月樱身上传来淡淡的血腥味,那是我昏迷前大口喷洒上她衣裙的结果;从那鬓髮散乱、额上见汗的憔悴容颜,可见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,她也并不好过,直到我清醒过来,她紧蹙的娥眉才展放欢颜。
  而在我喝茶被呛到,咳嗽出声,她轻轻拍着我后背时,我才留意到,月樱手掌上真的在焕发柔和白光,被这片白光洒照过的部位,不适感觉顿时减轻。当咳嗽停住,我反手握住她掌心,很讶异地问她,为什么会使用回复咒文?
  「在金雀花联邦呆久了,上慈航静殿的机会很多,莱恩建议我学一点防身技巧,我……笨手笨脚的,学不会什么上乘武术,就学一些照顾人的光明系魔法了,你别笑啊,我知道自己这方面没天份的……」
  「傻姐姐,学光明系魔法不靠天份,只有天资聪颖、心灵不纯洁的人,练一辈子也练不出东西的。」
  月樱似乎对自己笨拙地使用回复咒文一事,感到相当羞赧,一直要我别用这取笑她;我则是觉得这很有趣,因为光明系魔法七成以上都是向神明借力,如果心灵不够纯净,又不肯花长时间去练习,那借上半天也只能借到个屁,所以修练光明系魔法失败的人,转投黑暗系魔法的例子比比皆是,但月樱……她似乎在这方面颇有天份。
  想想也觉得好笑,这么一名女神般的美丽姐姐,为什么我梦里会有那样的联想?什么黑暗?什么乌云?这样子的杞人忧天,真是可笑之至。
  「心灯先生说,你的情形很怪异,他从所未见,要好好思索一下才能对症下药,在那之前,要你安心休息,别急着练功。」
  「去,事前说他保证没事,事后放这种马后炮,说什么都是他在说……」
  「其实,我也有责任,如果不是我也鼓励你尝试,也不会把你害成这样。」
  「这是老毛病,从小就这样了,每次要练功,就会呕血呕得乱七八糟的,然后病上好一阵子,搞得身体越来越弱,最后只好放弃。」
  这次能甦醒得这么快,心灯居士果然有一手,不然以往起码得昏去三天。可是这个排斥好像只针对玄武真功,不然为什么在南蛮修练兽王拳就可以没事?然而,总记得小时候是练什么就吐什么,连那么天才的变态老爸都束手无策,所以我才放弃练武的……
  「奇怪,以前我照顾你的时候,你虽然总是偷懒贪玩,不肯学伯父的技艺,但不记得你有这样的病啊。」
  「谁知道,时间太久了,对那时候的事情,我很多都只有个模糊印象,记不得了。」
  有那么一瞬间,月樱露出了淡淡的忧伤表情,我不太敢肯定,想要再问,她已经起身去取来汤。我有点困惑,不知道她愁容的理由,是我刚刚说错了什么吗?还是……月樱她想起了什么?
  忘记……是月樱想起了那个对她失约的男人吗?那个没有能好好守护公主的骑士?
  这个念头让我相当不愉快,而当月樱把汤端来,我一口一口地啜饮着那浓郁而苦味的汤汁时,儘管月樱就在我面前,但我心情实在高兴不起来,反而给呛了一下。
  「咳、咳……」
  「怎么了?呛着了吗?没大碍吧?」
  月樱急惶地靠过来,坐上床沿,轻拍我背部,却浑没发现胸口的春光乍现。
  从她下垂的领口,我看到了一片雪白的胸部,里面的胸衣包裹着她饱满的乳房。我稍微调整角度,略显大的胸衣,遮挡不住她白皙的胸部,从我瞥去的角度,简直可以一览无余。
  见着这幕美景,我色心顿起,可是才要进行偷香窃玉之举,月樱就已经察觉,轻轻巧巧的一挪身,整个躲了过去。
  「小弟。」
  月樱的嗔怪,让我只能放弃蠢蠢欲动的慾望,毕竟面对一名谆谆告诫我注意身体、别贪图短暂淫乐的女性,我除了低头认错,还有什么好说?
  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早,我还没有来得及找阿雪问话,确认一下昨天的状况,茅延安就来接我上班,路上也顺道解释一些事。
  关于三日内练武有成的命令,国王陛下不会再宣召我进宫询问,原因是茅延安扛起了善后责任,昨夜请动心灯居士亲自入宫向国王陛下解释,由于体质问题,我已练武失败。
  光之神宫的大人物亲临皇宫,我们那个全无骨气可言的国王,险些从人家的帽子一直膜拜到脚底土地,最后心灯居士被迫留下,为国王陛下讲解养生之道,顺便接受国宴款待。
  另外,今天首要面对的大事,则是索蓝西亚的奇袭事件。
  索蓝西亚在我国境内发动突击队,想要绑架优秀匠师一事,假如不是因为发生在这种时候,一定会酿成巨大问题,因为这群精灵谁不好惹,偏偏惹到冷翎兰的头上,以这女强人的刚烈个性,哪有不强力反击的道理?
  「现在这种情形……大概会私底下暗斗好一阵子吧。那票精灵看起来斯文,其实是最擅长搞这些外交斗争的种族了。」
  茅延安的评估其来有自。索蓝西亚的文化,与其历史一样是悠远流传。与人类的历史不同,他们除了之间曾几次受外敌入侵,或是遇到世界大战级数的危机,因而面临传承危机外,他们从来不曾发生过内斗或是叛乱,这点倒称得上是相当优雅而高智能的种族。
  不过,儘管爱好自然与和平,却不代表他们对于其他的人形种族,也有同样热爱。长年与人类、兽人、矮人明争暗斗,相互争夺生存权利,他们早就磨练出了一套以典雅的仪态,洗链地干着龌龊事的本领。
  「即使同样手染污泥,精灵仍然会比人类优雅百倍。」
  这是索蓝西亚的自负,也许罗赛塔的矮人们,会咧着大嘴嘲笑,不过至少从阿里布达、伊斯塔、金雀花联邦这三个人类大国的角度来看,确实没什么资格说精灵卑鄙,因为那句索蓝西亚格言的背后,还包含另一个意义︰精灵的手即使染黑,也只是染着污泥,绝不会像人类那样染上污血。
  「总之呢,刚刚收到的消息是,索蓝西亚……不,伦斐尔王子要举行公开会议,向各国交代一些事务。」
  我兴味索然地答道︰「喔,莱恩和翎兰臭婊很努力嘛,终于逼得索蓝西亚点头了,不过,该不会是在会议上说一堆慢条斯理,有等于没有的狗屁东西吧?」
  「不管会说什么,精灵们的发言都是慢条斯理、长篇大论,但是这一次能逼得索蓝西亚点头,放弃与伊斯塔联合,最大功臣其实不是莱恩和冷二公主,而是贤侄你喔。」
  「那是我用惨痛代价换来的……」
  确实,如果没有我适时地出现在那里,那票精灵可能早就完成了绑架的工作,扬长而去,冷翎兰就算知道敌人身份,也很难下手查办。
  当然另一个可能,是织芝被迫施展她未算上乘的武技,打一场胜败难料,却肯定双方伤亡惨重的战役。但不管怎么样,不可能把伦斐尔给逼出来,自然也不会把索蓝西亚逼到这个不能再隐身暗处的处境。
  「如果伦斐尔不露面,这个会谈就有得拖了,尤其是前阵子本来有消息,索蓝西亚已经和伊斯塔交涉,要联手搞砸这个会议……」
  「什么?他们不知道这样子对他们没好处吗?」
  「有时候,人们如果少拿了好处,那就会希望大家都没好处可拿。如果这个和平会谈成功,获益最大的可不是索蓝西亚和伊斯塔。」
  「但没有各国联合的外力,伊斯塔不可能独力压倒黑龙会,取回那些失窃的技术啊?」
  「问题是,如果借助诸国外力,压倒黑龙会之后,各国一起分杯羹,机密更没可能守住,一样不划算啊。」
  有时候,我常常以为自己的思考够现实、够残酷,不过最近这个月以来,我却常常发现所谓的现实,远比我料想中更要残酷。残酷的理由,不是人们为了现实,作出冷血却明智的取捨抉择,而是他们明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是死地,却仍开心地搂抱着滚下去;最无奈的事,就是我无力改变这一切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拉住我,陪这群蠢蛋一起走向毁灭尽头。
  「很残酷是不是?明明大敌就在眼前,人们却为着种种理由争权夺利,最后步向灭亡。」
  茅延安笑道︰「其实每个生物的天性里头,都有着自灭的倾向,或多或少而已。你和月樱夫人不也是吗?明明知道这么偷情的后果,会像飞蛾扑火一样,但你们仍然克制不住地去做了,从这一点说起来,贤侄你与那些蠢蛋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啊。」
  「你不要每次都那么看穿我心思行不行?听你的口气,好像存心看着我完蛋一样,我现在心情非常恶劣,你少惹我。」
  心情不佳是事实,即使心情很好,我也很讨厌精灵一族做事的繁琐风格,那种斯文温吞的排场,每一分一秒都在耗着我的耐性。
  果不其然,我和茅延安一进入会场,看看那个镀上一层雪亮白银的高台、看看那些用不去皮籐枝交缠组成的摆设,典型的索蓝西亚风格,高贵而不见奢华之气,但看在我眼中,这份高雅却总带着几丝虚伪气息。
  会场内已经聚集了很多人。索蓝西亚的王子要发表重大宣言,却又没人知道他要说些什么,这自然引得众人议论纷纷,而谈得最多的,就是有关伦斐尔的资料。
  精灵们除了给人高贵感觉之外,神秘气质也是一个既定印象,而伦斐尔更是索蓝西亚的一号神秘人物,自从他开始逐步接掌索蓝西亚政务后,各国均盼与这位极有可能成为下任索蓝西亚王的精灵贵公子接触,但他却一反精灵贵族的常态,鲜少出席各种宴会,热衷于文化研究,不时外出旅游、打猎,令外人很难见到他的面。
  索蓝西亚的王室与军部,对这位二王子的保密措施,甚至比大王子……甚至国王本人还要周密,周围各国的情报部门,使尽全力去打探消息,也只能得到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报︰伦斐尔·格兰纳斯·斯特丁爱好东方文化,因此并不讨其父王的欢心。
  本来外人还很难理解,为何索蓝西亚对这名二王子如此保密,直到三年前,向来精于射箭、魔法,却因为没有强力骑兵,总在战场上吃亏的索蓝西亚,冒出一支「疾风」骑兵团,在伦斐尔的统帅下,在一夜间消灭了为祸索蓝西亚东北的蛮族马贼,尽显卓越的军事天份,这才惊动四方,从此得在战场上提防一群精灵神射手组成的骑兵团。
  当我和茅延安进入会场,众人议论纷纷的话题,登时转移到我们身上。由于被莱恩当成「自己人」的缘故,这段时间我们与莱恩走得很近,身价水涨船高,自然也成为注目的焦点。
  在喜欢论人长短的这个精神层面上,政客和狗仔队记者实在没什么差别,事实上,右侧那边还真的有几家报社,派人来採访这次索蓝西亚王子的公开宣言。
  「贤侄,你猜……不,不用猜,你希望伦斐尔等一下上台,会宣布索蓝西亚正式加入这次的国际和平联盟吗?」
  「不知道,那是莱恩和翎兰臭婊的事,与我无关。」
  话是这样讲,但我仍然希望事情朝对莱恩有利的方向发展,毕竟,这次联盟已经拖了这么久,如果协议不成,莱恩的地位受到影响,对月樱也没有好处。
  「索蓝西亚二王子伦斐尔·格兰纳斯·斯特丁到。」
  在年老司仪长长的宣告声中,伦斐尔从门口进入,身后没有半个随从,笔直地走向雪亮的白银高台,他的长披风洁亮如雪,拖在长长的红地毯上,尤其显眼,特别是他本身那带有王侯贵气的俊秀容颜,看上去犹如鹤立鸡群般的抢眼,从现身开始,就成为全场注目的焦点。
  「贤侄,你觉得怎样?伦斐尔可是索蓝西亚出了名的美男子喔,可惜青书不在,不然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,全场的女性都要尖叫了。」
  「是啊,尖叫完以后,他们会被全场男性分尸。如果让这两个孽畜继续存活,那我们以后哪还有妞泡?照进化论的观点,我们岂不是要被淘汰灭种了?」
  「有差吗?你执行繁殖动作的时候,几时问过雌性生命体的意愿了?」
  「说得倒也是。」
  谈话间,伦斐尔已经上了发言台,我和茅延安对看着耸耸肩,预备承受一篇亢长而繁琐的精灵式演讲,不过,入耳的第一句话,却让人有些吃惊。
  「在场的各国重臣、要人,我是索蓝西亚第二王子、骑兵总司令,伦斐尔·格兰纳斯·斯特丁,今天来到这里,是为了有重大消息要宣布,为了不耽误各位的时间,我们就直接进入主题吧。」
  很难得,精灵们的种族歧视相当有名,平时几乎是不屑与别的种族多说话,不过上了讲台,却往往像转了死性一样,说得滔滔不绝,伦斐尔如此开门见山,他究竟是精灵中的怪人?亦或者是种族歧视太严重了呢?
  「这次我由索蓝西亚前来萨拉,是为了视察国际和平联盟的成败,这件事情的关係重大,我观察多日,始终不能作出最后决定,不过,前日的一件事,让我有了觉悟,作出了最后决定……」
  五大国之一的索蓝西亚,即将正式表明态度,全场的人们几乎是屏住气息在等待,但也有少部分知道内情的人,显得相当轻鬆,包括金雀花联邦、阿里布达的首脑在内,好像早已知道伦斐尔会说些什么。
  可是,我却感觉有点古怪。
  (奇怪,偷袭山庄的阴谋事件,是索蓝西亚的大丑闻,既然决定把这桩丑闻遮起来,为什么还要特别提个尾巴?)
  当我正为这问题所困惑,伦斐尔抢先开口,「这件影响我决定的事,想来在座的各位多少有点耳闻,却所知不多,而我现在就来解答各位的疑惑。」
  (不好!这个精灵王子豁出去了!)
  在伦斐尔开口之前,我先一步洞悉了他的想法,可惜却来不及做些什么。在接下来的一刻钟里面,伦斐尔像是回复了一个精灵在演说台上滔滔不绝的口才,大曝日前索蓝西亚特种部队奇袭山庄的内幕,说到激动处,用力捶打桌面,慷慨激昂的模样,让人简直不敢相信他是为精灵王子。
  这些不为人知的内幕,化作一阵阵无声的波浪,震惊着在场众人。由于局面太过怪异,除了我与茅延安之外,好像没有人发现到,十多个形迹可疑的男人,悄悄地接近演讲台,不知道要做些什么,看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,似乎是想要避免让伦斐尔发现。
  我察觉到这一点,却不愿出声点醒,因为照目前的情形来看,如果这家伙就这么被人暗杀干掉,我会非常开心。
  伦斐尔所说的内容,并不只是单纯叙述事实,相反地,他愤怒地痛斥索蓝西亚精灵堕落若此,因为请不到一流匠师回国,居然使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,除此之外,他也高分贝谴责本身的无能与督导不周。
  「……如果不是我的统领无方,索蓝西亚的军人不会做出这种事,这是我不能迴避的过错。」
  伦斐尔说得激动,居然做了一个超乎想像的动作。他双手抓住丝质衬衫的前襟,往两旁一扯,一排黄金钮扣应声崩落,衬衫也变成了一片碎布,露出了里头结实精壮的胸膛。
  「哗哇~~~~!」
  精灵王子当众露胸,这并不是说他有暴露狂,相反地,他所裸露出来的东西,令全场再一次哗然出声。
  一条神态狰狞的兇猛青龙,从肩膀开始,栩栩如生地纹在伦斐尔的背上,而在他精壮胸膛的下方,一条长长的白布,在小腹上来回缠裹了十多圈;白布中好像插着什么,从形状看来,似乎是一把竹柄的小刀。
  坦露胸膛、青龙纹身、白巾缠腹、小刀贴腰,再配合上那一套长裤打扮,在我们这种在外头跑过江湖、见过世面的追迹者来说,很容易就联想到一样东西,而他之后说的话,更证实了这个猜测。
  「我伦斐尔身为社团……不,疾风骑士团的扛把子,能在索蓝西亚屹立不摇,靠的就是三样东西︰够狠,讲义气,兄弟多。」
  说着这些话的伦斐尔,彷彿从拘束中回复了本来性格,眉飞色舞,与刚才的斯文模样相比,更焕发着他的领袖魅力。
  「没有能够教好小弟,这是我的过失,等我回到索蓝西亚,就会开香堂、照家法论处,给阿里布达王国一个交代,不过,男子汉大丈夫,讲的是公道,有人想要藉着这个错误,来勒索我们什么,这点我不会屈服,也绝不会和意图做出这种行为的人共事,所以我在此宣布,索蓝西亚将耻于加入国际和平联盟。」
  掷地有声的一席话,充分表达了本身的立场,但精灵王子的流氓形象,给人们太强烈的冲击,相形之下,不加入和平联盟一事,已经不算什么了。
  「大叔,照现在的情形来看,所谓的东方文化是……」
  「大概是极道文化,或是黑帮故事看太多了吧。」
  「你之前说……所有的精灵都很高贵典雅?翩翩有风度?」
  「混黑社会的精灵例外吧,江湖生涯是个大染缸啊……」
  彷彿与我们的谈论相呼应,把整件事情交代清楚的伦斐尔,要在台上做最后的总结。
  「铮!」
  一声清亮声响,伦斐尔拔出了腰间的小刀,把右手平放在讲台上,厉声说道︰「作错要认,被打要立正,我一向是这么教小弟的。今天是由于我管教无方,小弟们才会不守社团的规矩,胡作非为,为了表达歉意,我要切下小指以示负责。」
  这话不是单纯说说而已,伦斐尔说到做到,小刀就往右手小指斩下。雪亮的刀光骤闪,假如不是发生异变,我们几乎就差点看到血光飞溅,染上讲台的名场面。
  或许是众人都吃惊得傻了,忘记掉讲台下面有一群偷偷靠近,蓄势待发的鬼祟份子,在伦斐尔亮刀砍手指的剎那,这十多个精灵骑士纷纷跃上台去,擒抱住他们二王子的手臂,十多个人拉扯扭打成一团。
  「殿下,王子殿下,请您三思啊。」
  「不要拦我,我要切下手指以示负责。」
  「殿下,您自重啊。」
  「不要阻拦我!」
  「殿下!」
  「喔喔喔喔~~~~」
  索蓝西亚二王子的当众宣告,透过各国的传讯系统、阿里布达的报社,掀起了最大规模的政治风暴。
  一般的市井小民,对于伦斐尔其人其行,感到高度兴趣,毕竟索蓝西亚立国以来,背上有青龙纹身、做事充满极道硬派风格,自称社团扛把子的精灵王子,恐怕只有这么空前绝后的一个。
  不过,仍然留在萨拉的各国使臣,就不得不面对索蓝西亚表态后,所造成的国际局势变化了。
  伦斐尔的发言,并不只是代表了他的个人意志,而是有索蓝西亚的政治背书,从索蓝西亚本国没有发表任何声明的情形来看,也许他们国王确实不喜爱这个儿子的「嗜好」,但却对他的决定百分百支持。
  情势骤然演变成这样,对我方……至少对莱恩这一边,相当不利。茅延安与我讨论时,也为此大大称讚伦斐尔粗中带细的厉害心计。
  「……这个黑道王子很不简单啊,虽然这样的发言,是他本来的个性与作风,但他却选择了一个最适当的揭露点,让索蓝西亚本来因为袭击行动失败,趋于劣势的地位,一下子被逆转过来,嘿嘿,本来作错事的可是他们,现在却成了英雄……不过,为什么他们敢冒风险,主动拒绝金雀花联邦呢?」
  「这个由我来回答吧。」
  我和茅延安正坐在快速行驶的马车上,却忽然听见一个不属于我们的声音,跟着眼前一花,车门骤开骤关,一个人出现在我们面前。虽然是以绝顶轻功掠入,不过姿态却显得很悠闲,彷彿他一开始就已经坐在那里,与我们谈了这些么久的话。
  「你……你是……」
  我没法摆出像茅延安那样的从容态度,因为我没有墨镜可以遮掩目光,也因为我想不到,这位光之神宫的第三号人物,心灯居士,这么强行登车,是为了什么?